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

969浏览 分类:R地生活 2020-07-21

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渔穫减人口外流班台亚齐渔村盼发展获新生

班台亚齐渔村具有百年历史,前名为关帝亚齐,是Pantai Acheh的闽南语译音。该村曾是亚齐人登陆槟城后的落脚地,村里山林还遗留亚齐先贤的古坟,如今已被纳为国家公园森林保护区。

这期间,班台亚齐也一度成为华人聚集地,特产虾米、峇拉煎与鹹蛋等。然而,许多因素导致海洋资源逐年锐减,不少海产濒临绝种。

据悉,渔民在多年前已捕不到小虾,虾米特产无奈停产。

只剩老人小孩守村

早在七八十年代渔业兴旺时期,该村还有百间房子,人口逾千名,当中逾百人为渔民,停泊在妈祖庙前旧码头的渔船,至少有六十多艘。

但当地年轻人认定渔业是看天吃饭的风险行业,所以往发展机会更多的外州,甚至到外国谋生,而且当中很多年轻人在异乡落地生根,只在逢年过节才回乡。

该村人口因此逐年下降,渔业相应青黄不接,近年来更是一蹶不振,目前只剩下老人与为数不多的小孩守村,没有年轻渔民,就连老渔民也所剩无几。

仅剩600人口  10年后渔业恐绝迹

班台亚齐浅海渔民协会主席涂江荣说,班台亚齐人口仅剩600人,当地渔民对“人口老化”没改善对策,最年轻的五十余岁,最老的已有七十多岁。目前尚在操作的渔船只剩下32艘,只有老渔民坚持讨海为生,自供自足。

现年58岁的涂江荣披露,渔业是班台亚齐的主要行业,如今海洋资源匮乏,虾米早已停产,渔民唯有弃用七星网,改用绫网捕捉产量有限的大虾、青壳虾与午鱼。

“现在年轻人都嫌捕鱼生活很苦拒当渔夫。”

他呼吁希盟政府在明年财政预算案,续发放300令吉生活津贴给每名老渔民维持生计,否则生活料将雪上加霜。“青壮的一群外出谋生后很少回乡,因此,老渔民还不能完全退休,需靠捕鱼维持晚年生活,若生活津贴也丢了,将会对渔民造成很大的打击。”

他说,2004年时,每张渔网才售35令吉,而今已经涨价至逾90令吉,成为老渔民的沉重负担。

据悉,日渐高昂的渔船维修费还不包括在内,生活困苦时,渔民甚至落得延时修船的境地,若情况继续,再过10年,预料这门行业会绝迹。

“渔民数年前弃用搁浅旧码头后,渔业发展局便在妈祖庙2公里外的红树林,另闢长约新600米的码头取代,只是往码头要道的是石子路,因此,渔民盼当局能拨款铺路,免渔民交通工具受损。

换政府失300元生活津贴  69岁渔民入不敷出

69岁渔民骆南发已捕鱼为生50年,不曾偷懒或放弃,只是在换政府后,他突然领不到每月300令吉的生活津贴,使他顿感彷徨,担心入不敷出。

“我不清楚当局的审核标準是否有误,既然渔获减少了,渔民总不能每天以大船作业,偶尔也需用小船在岸边捕捞,因此,当局不该随意切断渔民的生活津贴。”

他说,他和当地渔民的作息没有不同,他们都是清晨6时出海捕捉“午仔鱼”,中午12时又再出海捉虾,一天两趟很勤快,除非天气恶劣才不出海。

虽然他和官员语言不通,在反映多次后皆不得要领,他仍积极向当局说出实情,并期盼能获渔业局通融,让他上诉得直,重批渔民生活津贴。

每年3个月难出海 渔穫大减前景欠佳

现年60岁的渔民陈清源说,他从小便讨海为生,但海洋资源渐少,渔获明显变少,收入也大幅度“缩水”,显见渔业前景欠佳。

“渔民年纪大了也无法去太远捕鱼,加上燃油费很高,平均每趟油费介于廿多至100令吉之间,若是渔获有限,便会入不敷出。”

他披露,渔民收入多视气象而定,天晴时得把握时机作业,否则雨季来临无法捕鱼没有入息,就得找散工。“年轻人多选择离乡谋生,近的到吉隆坡、新山等地,远的则直接到外国工作。若娶外地新娘,渔家游子更留在外地发展,使得村子遗下不少空屋,老人与小孩,近年连托老人照顾小孩的情况也不多见了。”

他说,经济差,老渔民必须自食其力,但每年至少有3个月不宜出海捕鱼,即4至5月,与10至11月的雨季与季候风来袭期间。

目前,大虾好市,每公斤批发价为45令吉,青壳虾则售每公斤30令吉,但货源都是少得可怜。

缺商机少就业机会  留不住年轻人

土生土长的61岁村民詹益山说,村民很渴望该村有新发展,奈何至今没有就业机会与商机,留不住年轻人。

他的父亲来自中国广东潮州客家村,他们一家三代都在此生活,不曾离开,但也不曾看过村子有建设性发展。

“班台亚齐与国家公园为邻,但村民盼望多年也没有新发展,流失多年的人口回流无望,要是现在才建屋,恐怕也没人会居住。”

他披露,现在海产锐减,年轻人若真要讨海,也没有太多收获,况且渔民不希望后代辛苦,所以不鼓励孩子当渔夫。

振华小学生人数锐减  振兴校风致力招生

振华小学是班台亚齐唯一一所华小,由于人口渐少,学生来源也逐年下降,情况令人担忧,所以,校方与董事部正积极振兴校风致力招生。

振华小学董事长骆万泉说,该校拥有齐全的廿一世纪教材,校内设施也逐步提升,他希望能获得村外家长认同,把子女送到该校就读。

“董事部近期将召开研讨会议,探讨克服新生减少和保校的方案。”

他披露,该校採小班制度,因此,教师在兼顾学生方面显得更周全,学生也能更专注学习。

“我们希望振兴学校计划可带动离乡游子回乡,毕竟这儿是多代村民土生土长的地方,不能轻言放弃。”

他本身也是班台亚齐人,家族目前已传至五代,虽然他也为了发展事业,而到外州发展,但他依然经常返乡打理老家。

“儘管这里已变老人村,我们仍期待当局设法发展,兴建廉价屋,协助年轻家庭成员就业,或找商机带动经济,让年轻人愿意回乡发展。”

全校明年剩28学生  吁湖内家长送子女就读

振华小学校长李凤枝说,该校秉持有教无类的爱心教育办学精神,目前大刀阔斧提升校内设施,希望改变校风能提高家长信心,藉此拓展学生的来源。

她披露,她于去年7月上任时,全校只有33名学生,包括9名读六年级的应届毕业生。当时,报名入读该校的新生只有3人,这也意味今年全校只剩下27个学生。

“后来,我说服一个学生迁回村,结果就有了28名学生。接着,我又建议住在新港的副校长,让孩子转读振华小学,同时也带动当地家庭送来一对姐妹花,学生人数就增至31人。可是,今年毕业生共有7个,明年新生只有4个,全校学生人数又得恢复28人,让她再次头大。

“我认为,从湖内驾车到班台亚齐很方便,半小时内就到校了,希望家长勿因山的间隔,看不到郊外小型学校的好处,儘量把子女送到环境清幽的振华就读。”

她披露,学校教材与师资都没问题,且有多媒体教学教室(Pembelajaran Abab 21),不考虑複合班教学,希望家长对小班制有信心。

她说,该校也把PA教室易名为更前卫的第二十一维空间(KAFE PA 21),以现代化的一体机实践廿一世纪的教学法,就算有2间教室没有智能白板一体机,教师也会以电脑教学提升学术。

“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是最终目的,振华不缺大型学校设备,特别是ICT设备。学校的旧厕所翻新后也很整齐美观,我们还想参加厕所美化比赛呢!”

开闢校内菜园 促进师生交流

振华小学校长李凤枝说,该校教师教学很有心思,主动付出,重质重量,学生也开心向学,对学校很有归属感,因此,每天出席率偏高,学生之间的互动能力更高。

她指出,该校前年还荣获小六评估考试全槟100%及格率佳绩,目前也保留公投选出模範生,学生都喜欢。

此外,她也呼吁校友与热心人士鼎力支持,造福莘莘学子。

“振华小学目前无大型发展,硬体设施只需维修,有赖政府制度化拨款,如篮球场地面龟裂有待维修。目前也还缺乏活动基金,如聘乒乓教练、带学生参与户外教学、参加学联运动会的费用。”

她欢迎民间团体或社会组织效仿拉曼大学的华文学会,办慈善活动助该校筹募活动基金,目前,校方只在中元节、酬神与新春期间,向村民募款维持发展。

“学生们自律,遵从爱护振华的标语爱护校园,所以,校方允许学生午后回校打球,难得的是,毕业校友也定时回校帮忙老师,如家长校友齐参与今年毕业生一日游活动。”她说,该校也开闢小菜园,提倡师生分享种菜与收成的乐趣,老师还亲自下厨与学生共享佳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