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定价销售制是一帖药,但药效跟你想像的相反

370浏览 分类:Z生活记 2020-06-26

图书定价销售制是一帖药,但药效跟你想像的相反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定价销售制是一帖药,但药效跟你想像的相反。它救不了小书店,反而使大连锁系统获得更多利益,并且让经销商遭受重创,不信你去看看韩国实施以后的现况。

它没办法保护出版的多样性让书种更多元,最让人讶异的例子就是号称定价制模範生的德国和法国,他们这几年的书种数全是下滑的。德国从九万六千种减到八万二千种,法国从六万三千减到四万一千种。相反的废除定价制的英国则从十二万种增加到十八万种。(相关报导)

它确实可以改善产销秩序,但代价则是更萧条的书市。法国的调查,家庭花费在购书的预算在二十年间衰退了百分之十七,日本更不用说,出版产值衰退了二十年看不到尽头(而不是政大报告所宣称的定价制实施一年后书市就会回温)。

它解决不了维持出版社毛利、保障作者版税的问题。事实上定价制下最有利的产业叫做二手书店,这在日本、荷兰都相同,二手店快速兴起,里面的销售金额一毛钱都不会回到出版社和作者身上。

图书按定价销售制是一帖药效强大的苦药,它是无休无止的,没有什幺一年回温的可能。我们有很多定价制对独立书店多幺好的宣传,却没有人认真追蹤一下定价制对整个出版业的伤害,这些在英国、在日本、在以色列、在墨西哥、在韩国、在加拿大、在荷兰,都是真实发生的事。

是读者不买书,才使产业崩盘。我希望这个政策的推动者要面对一下这个问题:如果政策推动了,结果又重创了产业,请问谁来对行业负责?谁来对台湾曾经引以为傲,却在错误政策下覆灭的文化软实力的代表产业负责?

我们有这幺多聪明人,却看不见这一剂苦药不只无法续命,反而是更加致命的药方。集合台湾这幺多产业菁英,却推动一个自我毁灭的政策,而没有人敢踩煞车。我但愿现在鼓吹这个政策的人,日后不会说:哎呀,怎幺会这样?我们初衷是要拯救出版呀。

未来台湾出版史的輓词上一定会记上这一笔:是谁谋杀了产业,并毁坏了文化的多样性。

更多编辑想法,请看《老猫学数位PLUS》!►►

(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
(鼓励老猫陈颖青的出版研究,请给老猫出版侦查课粉丝团一个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